《澳大利亞金融評論報》網站11月5日文章,原題:堪培拉需要成為亞洲通2001年秋天,來自亞太地區的20名政要齊聚上海參加年度峰會。但一個月前紐約和華盛頓遭受的恐怖襲擊打斷了故事線,當時全世界關註的是美國而非中國。不過,即便沒有“9·11”,儘管當時中國蒸蒸日上,但仍居次要地位。前澳大利亞總理約翰·霍華德形容當時中國的地位稱:“那次APEC會議,大家覺得中國不錯,是世界經濟共同體真正的一部分。”這表明,當時北京是該俱樂部的一員,但肯定不是領導者。
  13年後的今天,中國再度籌備接待APEC領導人,這次沒人說北京只是該俱樂部的普通成員。上海APEC會議後的這些年,中國已躍居世界第二大經濟體,軍力也在不斷增強。
  這就使霍華德繼任者們的日子變得很不好過。他們全都受益於中國的經濟崛起,但無一有把握應對這種新的戰略競爭環境。托尼·阿博特也不例外。他與中國的問題部分原因在於,他顯然想要重拾其導師的政策。所謂的“霍華德主義”以前行之有效,當時中國仍是一個正在崛起的中等強國,而現在北京已是地區的主導角色。
  當時,霍華德與中國領導人擱置意識形態分歧,一致同意專註於貿易。現在,霍華德認為有可能阿博特與習近平建立起良好的個人關係,但兩國力量對比將會大不一樣。
  堅定不移地遵從對美同盟關係,同時仍然期待受益於中國的經濟繁榮,已經行不通。從過去兩周的事態發展來看,這將涉及堪培拉回答一連串的是或否。上月,北京邀請澳大利亞成為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的創始國。澳政府在美國的竭力游說後猶豫了。  (原標題:澳媒:澳腳踏中美兩船已行不通 應作出選擇)
創作者介紹

家庭日

tigbmqkpiauq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