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濤。
小靜。
  “我沒打算賣孩子,我也捨不得自己的孩子,我也苦苦哀求他不要這樣,我說我們苦點累點,沒關係,熬熬就過去了,可是他不聽。”在南充市看守所內,因販買自己孩子被捕的小靜激動地表達著悔恨,“我身上確實還有一些(老公阿濤打的)傷,我覺得對不起他,我對不起婆婆……”
  2013年12月9日,南充市順慶區公安分局刑偵大隊接到市公安局刑偵支隊關於“公安部703網絡販嬰線索查證”的通報後,立即組成專案組,對通報中涉及的兩名販賣嬰兒犯罪嫌疑人小靜和阿濤的情況進行了調查。12月9日晚10時許,辦案民警在高坪區鶴鳴花園將二人抓獲。經過進一步調查,小靜一共生育了3個小孩,第一個孩子丟棄了,第二個孩子還養在身邊,第三個孩子在安徽被賣掉。專案組於12月24日來到安徽銅陵市,在安徽宣城警方的配合下,傳喚了兩名交易中間人,他們主動交代了犯罪事實,隨後找到了買賣的女嬰,2014年1月15日,經南充市順慶區人民檢察院批准,涉嫌拐賣兒童罪的阿濤和小靜被執行逮捕。
  在南充市看守所里,通過對兩人的採訪,華西城市讀本記者慢慢揭開了這段“虎毒食子”背後的故事。
  第一個孩子被遺棄在一個小區
  2009年,回到南充後,17歲的小靜在和阿濤戀愛兩個多月後,突然一天在家中生孩子了,這讓阿濤和他的家人非常震驚,而這個孩子對阿濤來說更是打擊。
  “在我們戀愛的時候,他非常疼我,可是在得知我懷孕,生下小孩後他就變了,會凶我打我,”小靜說,懷孕時因為她的身體偏胖,便沒有人發現這些異樣情況,而這其中也包括自己。在快要臨盆的前一周,她才發現自己懷孕了。“因為這不是我和他的孩子,我覺得對不起他,怕他心裡有疙瘩,便有了把孩子給扔了的想法。沒想到我和他不謀而合。”她平靜地說著這個事。
  “我們條件不好,年紀太小,根本養不起這個孩子,把他送人吧。”當孩子生下來後,阿濤提出將孩子送走,於是第二天晚上,兩人將孩子裝在一隻菜籃里,先後走了好幾個小區,想給孩子找一個富貴人家作歸宿。最後來到一個小區里,放到一戶人家門口。
  當被問及為什麼又把自己剛出生的孩子給賣了的時候,她給出的理由是沒錢,養不起這個孩子,想給她找個更好的家庭。
  第二個孩子目前還養在家裡
  2010年8月,小靜又懷上了孩子,接近臨產期時,一家人回到了阿濤的老家安徽,2011年9月,他們帶著小孩,回到了南充城區。當年12月,阿濤的父母也來到南充打工,順便照顧孫女。只有這個孩子,目前還在小靜的家裡。
  第三個孩子賣的錢被揮霍一空
  2013年1月,小靜再次懷上了孩子,孩子生下來不到一個星期,阿濤出去買奶粉,卻發現連奶粉錢都出不起,回家後愁眉苦臉的兩人合計:不如把孩送了吧。但令人想不到的是,兩人通過網絡竟然把孩子賣給了一位富商,而價格,只是二萬五千元而已。
  但更令人想不到的是,他們竟然在一周內把這錢給花光了,連回家的路費都沒有了。阿濤拿著賣了孩子的25000元,在安徽、山東等地游玩了一番,給自己買幾千元的衣服,給小靜買了一雙200多塊的鞋子。最後回南充都是向朋友借的800元。 2013年7月,因為缺錢,阿濤竟又打算把自己2歲的女兒給賣了,最後還是打消了這個念頭。
  華西城市讀本記者對話小靜

  “養不起孩子

  給她找個更好的家”
  1992年出生的小靜,今年才21歲,身材偏胖,和同齡人比起來略顯滄桑。在廣東珠海,小靜與一個已婚的中年男子戀愛了,不久,她的舅舅知道此事後,將她臭罵了一頓。小靜不得不黯然回到了南充。之後她在網上認識了安徽的阿濤。2009年5月初,阿濤趕到了南充看望小靜,當晚二人便住到了一起。兩人在一起的短暫時間里阿濤的六七萬積蓄被揮霍一空。2012年底,小靜和阿濤結婚。
  “阿濤平時喜歡賭博,輸了不少錢。”小靜說,因為賭錢還在社會上借高利貸。兩人平日里沒有工作,小靜的家人給阿濤介紹了一份每天可以掙150元的輕鬆工作,但阿濤幹了一兩個月就不做了,整天游手好閑,沒錢了就讓小靜找她的婆婆要。“我婆婆很疼我,我一開口。她都會滿足我。”就這樣靠著伸手向婆婆要錢過日子。
  “我希望等我出去以後,能和他帶著孩子,一切重新開始,好好生活”,小靜臉上掛著淚痕。
  華西城市讀本記者對話阿濤

  “與其白白送人

  還不如賣了換來一筆錢”
  “我記得幾乎每個節日我都會給她買一些小禮物,逗她開心。即使我身上沒有錢,我都會找我的朋友借錢給她買。”戴著手銬的阿濤回憶起他和老婆之間的幸福時刻,笑著說。而你很難想象,面前這個白白凈凈,看著老老實實的年輕男孩會做出這樣的事。
  “當第一個孩子出生的時候,我完全震驚了,我跟她認識才不到兩個月,怎麼可能是我的孩子!”說到第一個孩子,阿濤突然激動了起來,“再加上當時我們都還小,根本就養不起,所以就送人了。”
  當記者問到為什麼賣掉剛出生的第三個孩子的時候,阿濤的臉上閃過了一絲悔意,隨後冷靜地說,“還不是因為沒錢?當時我們想到的是把孩子送了,後來我想了想,與其白白送人,還不如賣了換來一筆錢?當時我一說,她(小靜)就非常反對,但我還是把孩子給賣了……”
  警方問阿濤是否知道自己犯法的時候,他臉上充滿了詫異,“我真不知道賣自己的孩子還犯法,我賣自己的孩子能算犯法嗎?賣別人的孩子才是啊!”
  當採訪時間結束的時候,記者動身準備離開,“我是一個男人!”他叫住了大家,斷斷續續地說:“都說虎毒都不食子,而我卻做了這樣的事,我真的對不起我的老婆,對不起婆婆他們給我的幫助。我出去了以後,一定好好去工作,盡到自己的責任,做一個好父親,做一個好老公,給他們穩定的生活。我錯了,我真的錯了……”
  不能承受的溺愛

  小靜連哄帶騙20餘萬養母四處借錢都要給
  “我和老伴兒晚上10點回到家,在院子門口發現了一名棄嬰。”今年75歲的李桂芳(化名)滿頭白髮,戴著眼鏡,臉上充滿了憂愁,向記者講述著自己養孫女小靜(化名)的經歷。21年前的一個夜晚,他和老伴兒看到這名可憐孩子用布裹著,身上還留有臍帶,再三猶豫後將孩子抱回家裡,擦乾凈孩子的身體。“是我手把手帶大,睡在我旁邊。”當年,老兩口已有三個兒女,由於和撿到的女嬰年齡相差50多歲,對外李桂芳都稱她為自己的孫女。
  小靜以各種藉口要錢 養母有求必應
  “小靜小的時候上學,都是老頭子騎自行車來回接送。”在李桂芳的悉心照顧下,小靜長大了,性格有些叛逆,不愛讀書。初中畢業,便到廣東跟著舅舅打工。2008年出走後,李桂芳幾乎沒有見過小靜,但常常電話聯繫。“婆婆,我在這邊把老闆的東西摔壞了,需要600元”,“婆婆,我找到工作了,公司要求給保證金,需要2000元”,李桂芳每次接到的都是這類的電話,因為對一手帶大的小靜格外疼愛,每次都有求必應。一直到2012年,李桂芳前前後後加起來拿出近20萬。
  突然,2012年的一天晚上,小靜帶著男朋友阿濤回南充家裡,手裡還抱著一個幾個月大的嬰兒。不顧家人的反對,痛心孫女的李桂芳悄悄把他們接回了家中住下。
  “阿濤經常打小靜,阿濤說東,小靜不敢往西。”在李桂芳家中的日子並不和諧,“阿濤把小靜打得遍體鱗傷,最可惡的是竟然讓小靜跪著,向她頭上撒尿,把飯倒到地上,讓她去地上舔。”提到這裡,李桂芳不禁老淚縱橫:“小靜太可憐了,沒過上什麼好日子。”
  欠債20多萬 七旬養母撿紙板還債
  在李桂芳的家中,在電視櫃的右側堆積著她這兩天才撿來的紙板,看著紙板,李桂芳泣不成聲,摘下眼鏡,用手抹去淚水一直強調:“孩子太小,跟著壞人學壞,希望能夠給她重新做人的機會。”李桂芳將每月老兩口的三千多元工資拿去還債,留下幾百元生活費,還在街上撿紙板來賣,1月22日,李桂芳用最近撿紙板滿換來的錢給小靜買了三條內褲,送到看守所。
  為了幫小靜還債,李桂芳曾經打算把自己的房子給買了,最後被社區和家人勸說了。李桂芳在最後的時候仍然向警方、社區求情,想必孫女雖然可能學壞,但對老人一定很好,可是老人回憶道,“連杯水,連碗飯都沒給我端過。”李桂芳的回答令記者感到十分驚訝,她想方設法四處借錢,得罪鄰裡朋友家人,都要幫助的孫女,竟然沒有盡過一絲絲孝道。(文中人物均為化名)華西城市讀本記者張肇婷 實習生梁維維 攝影報道
 
創作者介紹

家庭日

tigbmqkpiauq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